捕风筝 54.第 54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贝柚宁发着指令,他沉着的声音安抚到一同执行任务的下属,可自己额头两侧却已冒出微汗,眼下情况可以说是十分紧张。

  明明侦察舰发出了找到目标的消息,可当贝柚宁抵达目的地,却没有见到他要摧毁的目标。贝柚宁紧抿了抿唇,迫使大脑高速运转。大胆、冷静、细心这些品质在此时起到了关键作用。

  就在其他人开始着急时,贝柚宁突然发出命令:“正南六点方向,银色护网,全体跟上我。”

  下一秒,贝柚宁驾驶的战舰率先冲了过去,没有人质疑他这个类似于自杀的举动,全部跟随着长官冲向了银色防护网。

  本应发出电波攻击舰体的防护网,并没有履行职责,在贝柚宁驾驶的战舰接触到它后,它就“消失”不见了。而那道被伪装成攻击设备的门后,赫然露出的就是他们要寻找的超光速巨力弹。

  后面跟随而来的五支战斗舰四支补给舰各司其位,只等贝柚宁一声令下。

  “描准到位,三、二、一,发射。”随着攻击指令的下达,加上贝柚宁的六支战舰朝着巨力弹的六个命门展开定向攻击。补给舰在外围做好随时应急的准备。攻击巨力弹要用上战斗舰所有自身能量,补给舰的作用就是在战斗舰完成任务撤退时,及时补上能量。

  除了找到巨力弹废了些时间,攻击补给一切都很顺利。贝柚宁发出撤退的命令。摧毁了巨力弹任务完成,撤退的众人依然警觉,可心里还是轻松了不少。

  可这种轻松没持续多久。意外发生的很快,一股以自杀式|袭击为己任的敌军,对撤退中的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打法硬朗,武器先进,加之不要命的豁出去的态度,一时安稳撤退的军被打得七零八落,落了下风。而充当掩护与增援的雷鸣一方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

  没有增援更要自救,贝柚宁想不了那么多,顷刻间,两架敌舰被他打中。中了弹的敌舰没有一点自救的打算,下意识地冲向离自己最近的军的战舰,意欲同归于尽。一架躲了过去,一架被结结实实撞上,好在驾驶员提前预判,弃舰逃生。

  贝柚宁红了眼,启动了脱舰模式。护具自动穿戴好后,眼见一架迷你式战斗飞机从战舰中脱离出来,速度快得肉眼难辨。贝柚宁驾驶着这架脱离了主舰的战斗飞机灵活穿棱于混乱的战局,扭转着己方颓势。

  迷你战斗机灵活性好,但比起它的宿主战舰,在力量上轻了许多个等级。被盯上的贝柚宁躲避着来自敌舰的撞击,比起使用武器攻击迷你机,不如“擦碰”来得实用。贝柚宁精准击打敌舰的命门,三架被击中的敌舰来不及实施同归于尽,就毁灭于浩瀚宇宙中了。而贝柚宁也不轻松,迷你机被敌舰擦碰了好几下,坚持不了多久。

  “嘭”的一声后,是长久的“嗡……”,贝柚宁被两架敌舰同时攻击,险险地躲过一架却还是被擦到了一侧机翅,战斗机一时失控,而另一架朝着他迎了上来。

  战斗机失控失重,同样身处其中失去控制权的贝柚宁,头脑是清楚的。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敌舰在眼中变得愈发庞大,这时贝柚宁猛地想起程筝提醒他的话。如果雷鸣指挥的外围舰忠于职守,这时就应该与执行任务回来的先锋舰一起对抗敌军的敢死队,那他也就不会这样背水一战,甚至可能死在这里。

  不甘心!这样死掉不甘心,被人暗算不甘心。贝柚宁心中暴怒,下一秒他弃机了。他的战士看到的是,贝柚宁简单粗暴地手撕自己的战斗机钻出后,快速跳上本应下一秒就撞上来的敌舰。然后他们的大校赤手空拳赤红着眼对准敌舰命门,大家都知道的战斗舰最薄弱的地方一拳一拳地砸下去。

  贝柚宁整个人都是暴戾的,他的拳亦是。

  敌舰里的敌人可能也没见过这种原始打法,懵懂的瞬间舰体现出龟裂,想甩下这疯子已是不可能。也想弃舰开出迷你机,可贝柚宁没给他这个机会。下一秒他就被揪了出去,而这位疯子倒给了他个痛快,瞬间拧断了他的脖子。

  这外星人头大脖子细,很好掐。跟几千年前地球猜测的模样差不多,有种说法当时的人类文明已经发现了外星生物,只是没有披露信息被保密了下来。

  能被选中来执行自杀式|袭击任务的外星敌人,竟也没见过如此凶猛残暴之人。临死前,敌人脸上的表情定格在惊恐上。

  战争是残酷的,这句话人人会说,可到底怎么个残酷法,贝柚宁现在的样子就是最好的说明。战争,是可以把人变成魔鬼的。而这种魔鬼是不会被批判、讨伐的,相反还会被推上神坛。这就是战争,战场上只要胜利只要活着可以不择手段。

  后来这一幕被当时看到的前线战士口口相传于共和国,给本就已在国民心中战神无疑的贝柚宁传奇般英雄事迹上添了浓烈一笔。

  就在贝柚宁“发疯”时,雷鸣带着他的救援到了。情况发生了扭转,有了增援,敌人的同归于尽计划被毁,贝柚宁带领的“先锋军”得已全身而退。

  清扫完最后的余孽,贝柚宁一言不发地跳上副将的战舰,一行人回到了大本营。刚一下战舰,贝柚宁就发出命令:“把雷鸣的军衔摘掉,人关起来,等候审问。”

  众人先是一愣,毕竟军令如山,贝柚宁的手下照着做了。雷鸣的一众将士却急了:“贝大校,我们没有擅离职守,我们一直在救人。”雷鸣一个眼神制止了他的人,自己亲口问:“大校,我做错了什么?如果是没能及时赶到,我是有理由的……”

  “你的错,你的理由不用跟我说,军事法庭自会有判定。”贝柚宁冷冷打断他。他此时并不想跟雷鸣交流,因为平静严肃的表情只是表面,内心里贝柚宁很想揍人。他克制着并不是担心作为上位者,在众多战士面前情绪外露落了下乘,而是有程铮的提醒在先,他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不能由着情绪来处理。

  如果今天只是将士失职,贝柚宁是一定会骂街揍人的,怕的是有意为之,所以这不光关乎战场上的周全,更关乎他个人安全。他打仗是为了保家卫国,不是让自己人算计,一命归西的。如果真有人想借战争除掉他……那可得好好清算清算,所以贝柚宁选择了暂时隐忍。

  他做这种选择还有一个原因,说雷鸣有心害他,那刚才就是个好机会,可最后增援还是赶到了。贝柚宁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同上战场的同胞,此事存疑,疑事缓行。

  战场前线所有事都快事快办,可雷鸣一组救援来迟这事却是迟迟下不来定论。虽说救援是迟了一些,可也没造成什么损失,而在他们缺失的时间里也是在救人,救先前出事的同伴。

  是严格执行既定计划,以保护先锋队为首要任务?还是在先锋队无恙时看到其他同伴出事而伸出援手?争论的焦点就在于此,人情法理的界线不清晰,执行起来也就模糊了。

  事情迟迟不决,必有回响。一些声音传入贝柚宁耳中。

  “就算没有功,也不能算过吧。”

  “是啊,本来挺好的,人都没事,任务也完成了。同去执行任务谁不是生死由命,好不容易有命回来却是有人受赏有人受罚,唉。”

  两个士兵说着话越走越远,没看到从二楼拐下来的贝柚宁。

  跟在贝柚宁身后的车帅云是最早跟在他身边的,对自己的长官除军人该有的忠诚,还有个人的崇拜敬仰。听了这话他替自己的大校感到憋屈。上前一步想说点什么,可贝柚宁脚下的步伐一点都没减缓。车帅云从贝柚宁的侧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闷头跟上。

  后来发生的事车帅云就更憋屈了,贝柚宁默认了军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想法。雷鸣的结论下来了,功过相抵。

  判定下来,一些自认了解贝家人的都觉得不可思议,贝柚宁就忍下了?就因为雷鸣到得晚,他的一个驾驶员残了,一个重伤,而他自己也差点折在那。人也是他让抓的,现在就这么放了,不是打贝大校的脸吗。

  在众人的议论与疑惑中,贝柚宁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一切如常的为他的士兵该办退役办退役,该申请功勋的申请功勋,甚至还看似心情很好的给马上要开始的庆功宴出出意见。

  雷上尉与贝大校之间的这场风波传到程铮耳中时,离庆功宴没剩几天了。她第一反应是后怕,怕贝柚宁真被雷鸣害了。第二反应就是见到贝柚宁后要再敲打敲打他,不能因为这回没事就放松警惕,毕竟人家是开了挂重生回来的,你再本事也架不住这作弊的。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