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筝 55.第 55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战局进入平稳期,内部问题也看似得到圆满解决,前线日子平静地划过。比起前线战士的相对轻闲,身处后方部门的程筝却不得轻闲。

  女性本来就是战场上的稀缺资源,加上庆功宴这种需要点细腻特质的活动,更加需要女性的参与,所以程筝被调来统筹部置会场,带队的是祁威。

  三天的忙碌,一切布置妥当,随时可以接纳军官战士一天一夜的狂欢。当然能进到这里来参加宴会的都是有军衔的高级将领。普通士兵在各自的营地有属于他们的一天一夜,享受美酒美食以及没有军规的轻松时光。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对雷鸣惩罚的余波,他被安排在活动当天轮值守卫。雷鸣倒无所谓,吃吃喝喝还要跟一帮比自己头衔高的寒暄,没意思的很,不如研究战局或睡大觉。

  可他觉得跟着他的战士有点亏,好不容易有个放松的机会,还要一边保卫战区安全一边看着别人“灯红酒绿”。

  其实雷鸣手下的兵倒没这么多想法,是男人又是军人没这么矫情,谁守都无所谓。况且军官们狂欢之余中间还要抽时间走形式来慰问轮值的将士,玩也玩得不轻松。

  雷鸣的兵可以不多想,作为他们的上级却不能不为自己人谋福利。于是经过雷鸣的申请,祁威的供给站的女兵们得到一个新任务,在联欢当天,挑些青春靓丽的姑娘们亲自把美食送到值岗的战士手中。

  消息传来有姑娘开始微词:“怎么这样,女战士也是战士啊,弄得跟陪酒的似的。”这个说法一提出,本来觉得这安排没问题的也开始附议。问到程筝的想法时,程筝一脸莫名:“送个饭而已不至于吧,你倒是想陪酒,当值的士兵也不能喝啊。再说比起送饭,宴会主场里的才更像是陪酒的吧。”

  跟她聊这个话题的对方被她说得一噎,好像也对。程筝倒不依不铙起来:“怎么跟长官喝酒没事,给辛苦值班的战士送饭倒范了歹?”

  程筝这顶疑似攀附权贵而看不起普通战士的大帽子一扣,先前的声音小了,本来听到耳中的祁威想开个会严肃下纪律的,这下倒省了。

  活动当天程筝才想起,因要去送饭慰问她去不了宴会见不到贝柚宁了。摸了摸一直被小心安放的那枚通讯器,程筝犹豫着,想按又一直没有按下去。贝柚宁说了不要乱用,可他差点在上次的战斗中出事啊,她表示下关心提醒下危险也不算骚扰他吧。

  这小东西既然已经被程筝拿了出来,本心就是想用的,找理由成功说服自己后,她呼叫了贝柚宁。

  第一次用,程筝在等待中有点忐忑,没人应答怎么办。

  “喂,”贝柚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柚宁哥,是我,程筝。”程筝马上接话,不等贝柚宁给反应接着说:“我今天不能参加宴会了,要去慰问值班战士,先恭喜你完成任务。”

  “谢谢,你怎么样?”

  “我挺好的。听说这回挺凶险的,我跟你说的话你要重视,一定要再小心些。”

  贝柚宁一上战场,眼里除了打仗旁的都容不下顾不得,这些时日把程筝忘了个干净。听出对方的挂念担心,贝柚宁有点亏心。

  他应承地从善如流:“记着呢,会小心的。你自己也要当心,上了前线就没有绝对安全一说。”他顿了下又道:“去哪个兵营慰问?”

  程筝:“双数营,二四六八,十营及以上的不归我们这队。”

  “行,比我轻松多了,我可是每个营都要走遍过场的。”

  程筝觉得跟大忙人通话要见好就收,她轻松道:“这话可真安慰人,你可比我们辛苦多了。不多打扰你了,柚宁哥那我挂了。”

  “嗯,好。”贝柚宁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想问她异能的情况,可现在也不是聊这个的时候。

  慰问活动进行得挺顺利,事实也证明了一些女战士确实是想偏了。值班的营队对她们表示了欢迎及感谢,恰道好处的热情,彬彬有礼的态度,根本没有什么陪酒感。

  程筝这队任务完成的挺顺,就差八营就可以回宴会上去,她还是抱着见贝柚宁一面的打算。可她到了八营营地见到长官是谁后,程筝跟雷鸣俱是一愣。

  程筝想的是这下他知道自己也在前线了,雷鸣想得就比她复杂多了。她怎么会在这里?贝柚宁知不知道?他们见过吗?她……出卖他了吗?一连串的问题争先恐后的在雷鸣脑中窜来窜去。

  贝柚宁跟程筝说要每个营都走一遍是夸张的,事实是将领长官们每个人随机走几个营,不可能都走遍的。

  副将车帅云贴身走在贝大校身边,边走边道:“这里离十三营近,您可以去哪里。”贝柚宁不理,径直朝着他的专属船舰走去,进到里面才道:“六营八营哪个近?”

  车帅云:“八营。”

  贝柚宁:“去八营再去六营,然后回去。”

  车帅云启动船舰:“是。”

  在程筝跟贝柚宁联系后,贝柚宁把这位被遗忘的便宜妹妹想起来了,抱着反正也得去营地,能碰上就见一面碰不上就算的心态,贝柚宁特意走的是程筝要去的几个营地。

  船舰平稳且快速地向八营驶去,一直在路上闭目的贝柚宁突然睁开了眼。车副将侧头询问:“您有什么吩咐?”贝柚宁坐正了下身子,再次闭上了眼:“没有。”他只是突然想起雷鸣所在就是八营。

  二营四营没遇见,一进到八营就看到了祁威那的几个姑娘。还真让他碰上了。

  所有人见到他来,列队迎接。贝柚宁眼巡一圈,雷鸣程筝一个都没见到。没立场询问程筝,他问八营的人:“你们长官呢?”

  “去找了,您稍等。”

  “不用,我就是来看看大伙,让他忙吧。”说着转身离开。

  贝柚宁心里有点急,怕雷鸣对程筝不利,他还记得程筝说过,雷鸣与手下曾拘押过她。他给程筝的通讯器上有定位,只让车帅云跟着自己去找人。

  程筝确实是被雷鸣带走的,过程中程筝并没有挣扎。来到无人处,雷鸣终于问出口:“你怎么在这?”

  “来找出路,你知道的这场战争我们会胜,我想着能不能混水摸鱼立个功什么的。”对着本主程筝还说不出,我通风报信来着把你底裤都亮给对方了这种实话。

  雷鸣不吃她这套带了些气说:“你一个普通人建什么功,骗鬼呢。”哦忘了,他不知道自己有异能的事。

  其实雷鸣在见到程筝的那刻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贝柚宁会在战前那么问他,战后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就把他送去审判。现在一切都说得通了,最终还是让她脱逃把信送了出去。

  不等程筝想好怎么回他,雷鸣自顾自道:“你告诉他了?说了就说了吧,你现在还小我念你不懂事,这场战争结束回去,再这么不分远近亲疏可就要给出你立立规矩了。”

  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看她的眼神却越来越温柔,抚了把她的头发说:“自己小心点,毕竟你上一世没上过战场。”

  程筝没说话,不喜欢他动手动脚向后退了一步,身后是墙,一下子把自己退到了“绝境”。雷鸣就势把人拢在双臂间:“我都忘了你这么高时的样子了。”

  程筝还想挣,想从他腋下逃离他的控制,却被雷鸣识破,强势地把她按回墙上。收起了刚才的温柔,严肃道:“答应我一件事就放你走。”

  程筝:“你说。”

  雷鸣:“别掺和我和贝柚宁的事,我不在乎你投机想捡现成。保持中立可以吗?”程筝让他说得心里一软,语气柔和了一些:“你想错了,我本也没想掺和你们的事,只是现在是战争时期,打胜这场仗比个人荣辱恩怨重要。贝柚宁是战胜的关键,你不能动他。”顿了顿她轻声道:“再说,他家对我有恩。我虽有自知之明不拿他当哥哥,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感情还是有的。”

  “什么感情?哪方面的感情?”雷鸣逼问。什么感情?程筝一时被问懵了。她上一世亲情淡薄,对雷鸣也不是单纯的爱情,与胡洁的友情在自身前途面前显然也是不堪一击。这么一想她与贝柚宁又算什么呢?

  她满脸茫然的样子看在雷鸣眼中,不知该担忧还是欣喜,他轻叹一声,双手扶住她头,把自己额头对在了程筝的额头上。

  远处的贝柚宁看到此转身离开。车副将在贝家见过程筝几次,知道这是寄住在长官家的失孤女孩。几分钟前,当他看到雷鸣与程筝在一起时的震惊,盖过了这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前线战区的疑问。

  随后,虽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年轻男子和少女之间的纠葛看得他目瞪口呆。自己还傻愣之间,自家大校一点征兆都没的掉头就走,害他快追了几步才跟上。

  车帅云是没有看到贝柚宁的正脸,他的大校此刻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贝柚宁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在撒谎,她是个骗子。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