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筝 56.第 56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贝柚宁回到船舰里一声不吭,也不再闭目养神,眼睛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一段时间他强迫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可还是破了功,实在是太气了。

  任愤怒在心里翻滚一路,回到自己地盘他才慢慢冷静下来。程筝固然可恶,可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未尽详情有所保留还是伙同他人算计自己?

  看刚才他二人熟识且亲昵,她提醒他防着雷鸣又是出于何种立场?理性分析的时间持续的不长,贝柚宁心里又涌起一腔怒火。家里女孩大了不省心,小小年纪怎么就跟那混帐小子裹到一起去了?!

  想了半宿,贝柚宁想明白了,程筝没父没母吃他家住他家用他家的,他作为近乎兄长的角色是有权力管教她的。去它的阳谋阴谋,对待家里有问题的孩子就该直接上手段。

  很好,简单粗暴行之有效。可以安心睡觉了。

  程筝也失眠了,雷鸣的逼迫被来寻他的人打断。她这才知道贝柚宁来过,心里既有没见到的遗憾,又有没能三人同框的庆幸。

  第二天贝柚宁找上门来。他直言不讳地告诉程筝自己昨天看到的,并要求她做出解释。

  程筝快速回忆,昨天她跟雷鸣的纠缠看在别人眼中会是个什么样子。她慢慢道:“雷学长是学长啊,他认出我,跟我叙旧……”

  “程筝!”贝柚宁厉声叫了她的名字,语气充满警告。程筝一哆嗦改口快速道:“他说喜欢我,要追我,在学院时就开始了,所以我知道他要害你也没有被灭口。”

  似竹筒抖豆子,都抖落了出来。边“抖”边观察贝柚宁脸色,见他脸上不渝,又补上一句:“我是拒绝的,我还小。”

  “怎么?岁数合适你就接受了?”依然是警告的语气。

  程筝:“没有没有,不接受不接受。”

  贝柚宁缓了脸色,语重心长般:“你在我家长大,叫我一声哥,你的事我还是有权力管一管的。你年龄小心性不成熟,有家大人在旁看着省得走歪路。”

  “对的对的。”程筝点头如捣蒜。

  “哥”?“家大人”?这不就是她梦寐以求冠以兄妹之名的羁绊吗。太好了,贝柚宁终于肯把她当妹妹当贝家女儿看了,这是程筝重生之初希望形成的与贝柚宁的关系模式。

  亲情比爱情可牢靠多了,她成功了。

  既然已心想事成,得赶紧表忠心:“柚宁哥,我听话,我都听你的不走歪路。”贝柚宁点头对她的话还算受用,接着问道:“你详细说说跟雷鸣是怎么回事。”

  于是程筝就把雷鸣塑造成一个求爱不得死缠乱打之人,而自己是歪打正着知道了他的秘密后,面对对方的威逼利诱毫不妥协一定要把消息带回,对哥哥一片丹心的好妹妹。

  夸大事实,矫饰语言,程筝说得半真半假,贝柚宁听得十分受用。听后他嘱咐了一通,最后人都走了又回头说:“以后不许见他。雷鸣的事我有主张。”

  没过多久,程筝知道了贝柚宁的主张究竟是什么。

  一场战争打个三五八年是很枯燥的。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处在对战中。比如现在,漠星球的秘密武器被催毁,后退到四十星里外,而这个区域对于共和军来说是不宜探往的。对于敌人退到他们的安全区蛰伏,军既不能进也不能退,只能等。

  等待的日子人也不能荒废着,前线战区开始了带有功利目的的娱乐活动——友谊赛。各营之间开展车轮战,没有奖品,重在参与。

  战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这种热闹程筝没凑过几回,祁上尉军纪严,她的部门又不参加比赛,所以圈着自己人不让瞎凑热闹。

  不过也有例外,这天贝柚宁派人来接走了程筝。程筝挺高兴有放风的感觉,圈在供给站的日子实在是太闷了。

  到了地方她才知道这里是练赛场。贝柚宁没有见她,让人把她安排在隐蔽的观赛区域。想想也是,在一堆老爷们里突然出现个少女,太过于吸人眼球。

  没容程筝想太多,赛事开始了。看了一会儿,程筝明白了,今天的重头戏是雷鸣与贝柚宁之间的比斗。上学那会儿,两人算是同学竟争关系。而此时经过上次偷袭事件的龌龊,两个异能水平差不多家世也差不多的优秀军官之间,无形的相争暗涌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贝柚宁上场后朝程筝所在暗室的方向扫了眼,当然什么也看不到。也亏得他看不到,不然就得生受程筝一个大白眼了。

  程筝的白眼快翻到天去,要不要非得这样,她并不想看贝柚宁与雷鸣这两位同框。可贝柚宁把她叫都叫来了,程筝也只能看看贝柚宁到底要做什么。

  比赛开始没多久,程筝就愣住了。贝柚宁一改往常对学弟、下属放纵或忽视的态度,把雷鸣往泥里碾压,一点友谊赛的意思都没有。

  这的比赛与在学院时的异能比赛是不同的,比的是全方面实战能力。赛场外圈设了特制的防护网,这个本来是战区做最后避难时用的,现在用来保护观赛人安全。这个网强大到什么程度呢,就像现在,雷鸣驾驶的小型作战舰被贝柚宁的战舰几次三番“扔”出去,撞到防护网上后滑落下来,没有伤到这片网后的任何一个人。

  场外时时传来惊呼声,这还是因为在战区,大家有军纪箍着克制的结果。而程筝已经看傻,顾不得惊呼了。

  见雷鸣怒气冲冲从破败的战舰中跳出来,抹了把脸上的汗,恶声道:“我输了,直接下一项吧。”

  有点不合规则,但他已被贝柚宁这种猫玩老鼠的打法弄得无法冷静,哪里还顾得上规则。另一头贝柚宁不紧不慢地开舱门走下来,对雷鸣的提议没异议:“可以。”

  观赛的首长们屁股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这两尊大佛不要搞事啊。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沉默着,反正规不规则的在他们这种异能大拿面前形同虚设。

  不过底线还是要再敲打一下的,几位首长们互相看了看,最后站出来一位道:“我重申遍规则,不能伤人。”

  两人比斗会在中间竖立护屏,这个类似玻璃状的透明屏,是用新灿星白峰上极为罕见的晶陨石制成。由此物做的屏蔽,经过上百年的测试,就算是最高等级异能者也不能把它碎掉。

  只在极罕见的情况才会有裂屏的可能,这种情况就是攻击者不仅异能水平要高,还要把意念加持到异能中。不过这种意念与异能完美结合的技能十分不好掌握,能者寥寥。最重要的是既使使出一次,也不能长久,下一次运用成功就要看运气,不知猴年马月了。

  不能伤人是比斗最基本的规则。这个都要强调一下,实在是迫于怕年轻人气盛,真出了事跟哪家都没法交待,就是白峰上的几位也不能轻饶。要不是这几家“贵子”是打仗的好手,真不希望他们来前线。

  讲话的首长话音刚落,贝柚宁走近隔离屏,绅士地要与雷鸣来个赛前握手礼。雷鸣不太情愿地走过去,想敷衍地碰一下了事,不想贝柚宁突然发力握紧了他的手,快速在他耳边说:“动我你可以试试,打她的主意你想都不要想。今天我当着她的面给出你个警告。”

  雷鸣脸色大变,快速向四周望去,贝柚宁猛地用力推雷鸣,并借此松开了他的手。雷鸣一个不防,人飞了出去。

  全场哗然。亏得是战士,军人的素质令他们马上安静下来,无论心中如何惊涛骇浪,场外一瞬间恢复了肃静。

  首长们无声默默叹息:希望不要闹得太大,点到为止。他们是真不想出手,其中异能等级最高者跟场上两位也才不相上下,劝架恐伤及自身。

  贝柚宁才不在乎在场各位是何想法,隔离屏成了摆设,他根本没给雷鸣反应的机会,一把拽住对方的胳膊,只听雷鸣一声闷哼,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雷鸣咬牙欲用另一只手反击,被贝柚宁洞察闪开,松开雷鸣的同时,撅起他另一只胳膊,紧接一脚踢向雷鸣的腿,雷鸣半跪下去,胳膊和腿同时发出骨裂的声音。

  场面太过凶残,虽说异能者有快速自愈的本能,但身体所受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这也是比斗不许身体直接接触,讲究人道才制定的规则。

  场外观赛区开始有了骚动,几位首长全部起立,似乎不想只作观望。贝柚宁扫了一眼,伏下身凑近雷鸣:“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作对,还想充英雄追女孩?你不配成为我的对手,也配不上她。不许你们再见面,谁破戒我收拾谁。”

  说完贝柚宁松了手,而雷鸣一下瘫在地上,身上的巨痛令他满头冷汗,输给出对手令他内心痛苦,忍着痛苦喘着粗气雷鸣看向贝柚宁,一顿一顿地道:“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

  “我们”两字惹到了贝柚宁,他回手给了雷鸣一个手刀,雷鸣飞身落地的同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凭权力。”贝柚宁说完离场而去,迎面与飞奔过来的首长们擦身而过,双方没有交流,首长是急着查看雷鸣的伤势,贝柚宁是压根没有话想说。

  雷鸣身体承受着痛苦以及自愈过程的二次伤害,半清醒半迷糊地咀嚼着贝柚宁最后所言的意思。

  “凭权力”,什么权力?是在告诉他有了权力才能为所欲为。还是说他对程筝凭的是权力。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