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筝 57.第 57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暗室里的程筝还没有回过味来,就被接她的人带去见了贝柚宁。看到贝柚宁程筝才知道,原来他并未像练赛场上表现得毫发无伤,裸|露的上身,靠近肩膀左胸的位置一片乌青。

  本来在来的路上,程筝还在思考一会儿见到贝柚宁应该说什么,虽说他是痛扁了对手嬴了,可造成的麻烦恐怕不适合道贺恭喜。

  而此时看到他的伤,程筝把刚刚思考后要说的话统统丢到脑后,语气有点急地问:“怎么了?伤着了?痛吗?”说着上手轻轻抚了下贝柚宁的伤处。

  贝柚宁在身体发麻的第一秒就躲开了,他动作有点大,程筝的手留在空中,气氛有点尴尬。关心则乱,一时忘了两人现在的年龄身份,逾越了。程筝讪讪地收回手,开始惊讶于自己的“关心则乱”。

  贝柚宁伤处也不查看了,快速穿着衣服。而他脑袋里像煮了一锅开水,沸腾得一片白茫茫。似乎很乱想得很多,又什么都抓不住。只刚刚被程筝碰过的那个位置,一片麻痒。不知这里是不是离心脏太近,连带着那里也开始不正常地跳动。

  这种感觉对贝柚宁来说是第一次尝到,他没了在熟悉领域里的运筹帷幄、轻松淡然。沉浸在自己情绪里没出来的贝柚宁肃着脸一语不发,程筝试图打破沉默:“那个,柚宁哥,你没事吧?”

  “没事。”顿了顿:“让人送你回去。”

  程筝看着他,脸真是不一般的黑。等等,黑什么黑呀,明明是红了。程筝上一世感情生活虽不丰富,但当时跟雷鸣从一开始就有目的,于情爱她有丰富的理论经验与实战经验。

  所以,他这是,害羞了?唉呀呀,啧啧,精神与身体双重处男的年轻的贝柚宁啊……可爱,有意思。

  平常高高在上道貌岸然之人突然罕现不自在的样子,让人好想撩拨。程筝狠狠忍住衬猫睡着撸猫须的冲动,醒醒,这可不是猫,顶多算是猫科动物,是只猛虎。来是他让来的,走当然也是听他的。“哦。”程筝应道,等着他安排。

  说着让人送她回去,却始终不见动静。穿戴好的贝柚宁走近她:“刚才的比赛看清楚了吗?”程筝:“挺清楚的。”那暗室前面没遮没挡,看得清楚着呢。

  贝柚宁早就恢复了以往模样,他点点头:“雷鸣那点本事也就那样,现在在战区不方便,回去我继续给你指导。”

  程筝:“啊?”

  贝柚宁:“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他都没有可交的地方,你又不喜欢他。是吧?”

  程筝这才反应过来,接她、选个VIP位置给她、极端斗狠的打法,原来是在拐弯抹角地告诉她,你看他被我轻轻松松就打得落花流水,那个男的不行。末了还给她点甜头盼头,这么厉害的我不会嫌弃你,还会教你的。感动吧?

  程筝:……

  “怎么?我说得不对?”贝柚宁不知在执着什么。一时无语的程筝只得回答:“对,你说得都对,我跟雷鸣本来就不熟。”

  “你不是该叫他学长的吗?不喜欢归不喜欢,辈份总不能忘了。”贝柚宁纠正她。程筝:“知道了柚宁哥,是雷学长。”

  这声“柚宁哥”跟“雷学长”搁一起听在耳中,竟是从未有过的悦耳。贝柚宁终于满意了,唤了人来嘱咐把程筝带回去。

  程筝是走得轻松,屋里的贝柚宁却被挑起了不一样的心事。回忆着刚才不经意的触碰就轻易引起他的颤栗,抗拒有同时加杂着强烈的期待。像是极美味的食物刚吃了一口就被撤了盘子,一种不能被满足的心痒难耐之意挥之不去。

  想着想着,他竟露出了笑容,一点都没有搅乱整个战区罪魁祸首的自觉。比斗是他刻意挑起的,跟雷鸣对战的方式也是随心而动的,而整件事原先根本不在他计划内,这不是他的风格。若是之前他对雷鸣还有些不太确定的纠结,此时全都烟消云散了。

  贝柚宁本就是个做事凭心情,随心所欲不爱深究原因的狂人,这会儿身心十分愉悦,哪还会理其它,自然这事儿做得没错,本该如此。

  贝柚宁虽自己愉悦了,但练赛场上的行为还是在战区引起了不小的波动,军人的纪律素质体现在赛场上的不喧哗,但不代表他们不记较。以雷鸣为中心的跟随者,当然不会任贝柚宁如此欺辱,他们准备了长长的罪状,弹劾这位长官。

  理由十分充分,以他那天的表现,随随便便就能列出好几条。什么以公报私,手段残忍,性情暴戾不爱护下属啦,目中无人不遵守规则啦。当然这些罪状都要加个前缀,身在战区的战争时期,这个才是身为军人的大忌。

  但贝柚宁根本不把对方的蹦跶放在眼里。面对雷鸣的恶意,他曾因自信与惜才并没有做绝的打算。后来从他看到雷鸣与程筝相处的一幕开始,对事情的决断开始拐入一条新道路。从那时起,贝柚宁原先的考量全部打破,他再也无法容忍雷鸣的挑衅,甚至容不下他这个人了。

  比狠这世上没有人能比过贝柚宁,也许从这时就注定了雷鸣日后的结局。

  贝柚宁是要么不出手,出手就稳准狠,与其遮遮掩掩不如敞开了大方地闹。雷鸣不是光杆司令,有人支持但那不足为患。这些追随者是左膀右臂,是亲信之人,正好让他们跳出来,把这些潜在的危险一网打尽。

  新灿星的国家文化是以初代家族和个人能力论长短的,以贝柚宁今日所展现的实力,看到的人会震惊于他的暴力、残忍、不讲理,但沉淀在他们心中的是对实力的极端|崇拜,最终演化为对贝柚宁的个人|崇拜。而他与雷鸣另一个能比的家世,又是旗鼓相当。

  在战争时期的战区又如何,应该说就是因为此,才不能惩办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人物,哪位首长也不能做这种傻事。就是官司打到白峰上去,能想像到,那几位“老不死”绝对会用装糊涂来随便应付应付的。但传贝柚宁来说道说道这种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贝柚宁也不是很给面儿,三催四请才姗姗而来。首长们有唱白脸有□□脸,忠旨只有一个,不是什么大事,去给人道个歉,他们这里象征性地记个过,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贝柚宁态度还算不错,脸上甚至还有笑模样,只是说出的话太噎人:“不去。记过可以,但书面文件我要过下目。”

  太嚣张了,□□脸的一个没忍住:“还讲不讲纪律了,这不是你在学校的时候,你怎么这么混不吝!”

  贝柚宁表情一肃:“您是真没见过我犯混。”空气一下冷了下来,几位首长感到了寒意,他接着说:“当然,我希望您永远都看不到。”异能者之间是存在气场压迫的,此时竟无人再吱声。贝柚宁把自己往椅子里一陷,气氛立马没那么紧张了。

  他恢复了原先的语气:“我可以去看看他,他那胳膊的伤恐怕光靠自愈是不行的。”在场众位首长全都倒抽一口凉气,他们是不能再掺和了,这是结了私怨了。比斗中失了准头也是有的,但令对方不能彻底自愈……这就属于私人恩怨范畴了。

  每个异能者都有独属自己的异能气质,比斗的极端情况,异能者会释放气场,被这种“气”所伤,伤处会带着施暴者独有的杀伤力,受伤的人光靠自愈能力是不能完全恢复的,就是能力特别强大的,也需要比自愈的时间多出很多时间才能彻底恢复。

  从首长们那里出来,贝柚宁压根没去找雷鸣,他知道就算他有心帮雷鸣复原,对方也是不会答应的。被他这么设计,已经在心怡女孩面前失了面子,不可能再来求他这个始作俑者。

  贝柚宁想错了。雷鸣不是十八岁的雷鸣。此时的少年早已明白成大事者不能意气用事,该忍则忍,能伸能缩,选择对自己最有力的方向行事。所以收到他寻求帮助的请求时,贝柚宁脸色沉了下来。真是个不好对付的,小小年纪城府不浅。遇强则强,贝柚宁沉了脸色也沉了心神。

  就在大家都认为贝柚宁至少会做做面子走一趟时,他把雷鸣派来递话的人“请”了出去,另赠“不去”两字。

  雷鸣的人回来后,听者皆气愤,就是雷鸣也是一愣。许久才咬牙道:“也好,就让我共和的战士看看,这人是有多狂。”

  欲其毁灭,必先让其疯狂。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