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筝 59.第 59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贝柚宁虽说得轻松,但当程筝在他说完只是“哦”了一声时,还是惊讶的。这就完了?这种反应也只有对他绝对忠诚的私兵能做到,贝柚宁甚至可以预见他的父亲也做不到这样轻描淡写。还是说这丫头压根没把他的事当事,并没有他想像中那么关心自己。

  这个相法冒出,贝柚宁心情开始不那么好了。可程筝不知他在想什么,既然原因问过了,那能跟着他回家才是眼前最重要的。

  她旧话重提:“带我回去吧柚宁哥哥,我是跟着你来的,也要跟着你回去。”顿了顿,换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我一个人在这儿害怕,柚宁哥哥,就带我回去吧,像来时一样藏起来也行。”

  贝柚宁还是心软了,刚刚的一点儿不快,被程筝撒娇般的语气、乖巧的样子冲淡。他说:“你不用回去,我马上就会回来。”

  谁在乎你回不回来,是我想回去呀。程筝心念一转:“我倒不是怕打仗,在战区后方还是很安全的。只是,雷鸣学长再来找我怎么办?你不在,就没有哥哥给我撑腰了。”连“柚宁”两字都省了,直接上“哥哥”了,程筝自觉既谄了媚,又不至于恶心。

  贝柚宁默了下,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道:“准备一下,等我消息。”程筝兴奋了:“带我回家?”贝柚宁笑了:“带你回家。”

  程筝也笑了,看到她整个人被明艳的笑容点亮,贝柚宁心里冒出个声音:谁能想到当年的小脏孩,现在出落得这样的耀眼。贝柚宁脸色越发温柔,没刻意去想,自然地抬手抚摸了她的头,然后一路摸到了她的脸。

  一开始程筝没有躲,贝柚宁抚摸她,就像是家中长辈对可爱孩子的一种爱护。但慢慢地他的动作就有点变味了。程筝吸取上次她碰他伤口,他躲得明显弄得两人都尴尬的经验,尽量不露声色装作很自然地躲他的触碰,结果竟是躲不开。贝柚宁的手掌像章鱼的吸盘,稳稳地“吸”在了她的脸上。不,这会已经到耳朵那里了。

  程筝明白,贝柚宁想做什么,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看清这个事实后,她不再暗中搞小动作来试图反抗贝柚宁的意愿,她倒要看看,他会做到哪一步。

  没有了程筝的躲避,很快贝柚宁的大手抚到了她的脖颈。程筝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汗毛竖了起来,快要起鸡皮疙瘩了。而贝柚宁这边,手感的变化让他停了手,与此同时,程筝也上了手,本能地护住了脖子上的项链,贝柚宁一拉没拉出来。

  他问:“是什么?”程筝整了整领口,淡然道:“是遗物。”

  贝柚宁的眼神迷茫褪去,开始清醒。他看着程筝没有说话,脸色坦然。主要是他还有一部分情绪没有回来,还在回味着刚才的沉迷滋味,以及手指掌心感受到的美好细腻。如果不是那条项链……该死,没摸到项链你又想做什么呢?贝柚宁不再任自己遐想下去,整个人彻底清醒了。

  这期间时间空间像静止了一般,没人说话,没人动作,直到贝柚宁的眼神彻底清明,程筝知道她所熟悉的贝柚宁回来了。

  程筝刻意忽略掉他失态的一幕,语气正常地问:“还用跟祁上尉说一声吗?”贝柚宁缓慢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后才答她:“我去安排,你不用管。”

  程筝:“好。”

  话说到这里,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了,贝柚宁点点头:“我走了,等消息。”

  程筝依然:“好。”

  贝柚宁回去有事需要验证,本来应该心急些的。可他回想起刚才的感觉,人有点飘,急迫的情绪也不强烈了。

  他摸她的头,与她进行肢体上的接触,这是他计划中的行为。自从上次被程筝碰到他的身体后,准确地说是碰到他没有衣服做阻隔的肉|体后,他受到震荡的可不只有心脏。所以,在深思熟虑了一段时间后,再次见到程筝,他又出手了。怕有头发阻挡效果,他刻意摸上她的脸。

  只是,还是出了点小状况,他掌心最后的落点怎么就成了她的锁骨?就这么失态了呢?还好在失控前,他及时住了手。

  回到自己的地方,贝柚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稍许出来后他脸上带了一丝兴奋,看来并不是他多想,他应该更早发现的,在老宅每个月拘着程筝强化异能时就该想到的。不过,现在也不晚。正好时机又给了他以自当理由回去一趟的机会,真是天时地利都让他赶上了。

  程筝没等多久,贝柚宁就来了消息。跟她想像得不一样,她是正大光明地上了“回程舰”。程筝也不知贝柚宁是怎么安排的,当天正在值班,祁威来把她叫了出去,并告诉她去到哪里可以找到贝柚宁。

  程筝也没多问,只是转头要走时,祁上尉拉住她说:“他,你们回去不会有事吧?大校那脾气……也真是太……”一段话说得欲言又止,程筝倒是领悟了,她怕夜长梦多,想快点走人,就替祁上尉补完了心思:“对,他就是脾气上来不管不顾,我会劝着点他的。我走了,上尉保重,注意安全。”

  祁威也知道她赶时间,不再多言,跟程筝道别后放人离去。贝柚宁找上门跟她说要带妹妹一起走,她马上答应了。自己本来就对贝柚宁有个人崇拜情结,就算没有,以首长们不敢直接责罚,还得请示白峰这种现状,祁威才不要当出头鸟白白得罪人。

  至于自己部门的人,早就陆续知道了程筝是贝家女的事情,她哥在战区都那么“钢”了,谁还会对她的离去说三道四。

  回程很顺,到了新灿星后,贝柚宁把程筝安排在了老宅。临走时嘱咐她不要乱跑,在家里休息调整一下,等他把事情处理完,再接她回贝家做安排。程筝自然是点头应下,她也有事要做,在前线这些日子,她异能水平一点都没有进步。重回新灿星,她急于求证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异能水平会持续稳定地增长。这可是程筝的心头大事,就算贝柚宁不说,她也会老老实实不生事地忙活自己的。

  异海阁,书房,贝家两父子面对面,谁也没有先开口。就在贝逸一声叹息后正要先开口时,贝柚宁先说了:“我回来了。”

  “哼!多光荣似的。你为什么回来自己不清楚吗?说吧,赶快的,这里说完,你还要上趟白峰。”

  “老家伙们叫我?”白峰,贝柚宁只上过一次,跟着贝逸去的。印象里那次见到自家的那位,可是拿他跟其他长老狠狠地炫耀了一番。

  “老不死们……”贝逸狠狠瞪了贝柚宁一眼,贝柚宁马上改口:“老人家们……”贝逸甩出一纸指令,打断他:“你自己看。”

  那是从白峰签发下来的对他的召回令,贝柚宁心领神会,根本没去看内容,仔细数过长老徽章的数量。脸色肃穆道:“又少了一枚。”贝逸点头:“是啊。”然后父子二人陷入沉思,相当一段时间没有交流。

  “知道是哪家的吗?”贝柚宁问,贝逸没说话,用手指了指上面。贝柚宁明白了:“李家的。”贝逸马上接话:“有差别吗。”贝柚宁点头认可,是啊,这么多年过去,早就没差了。

  长生不死,终于还是有厌倦的。最早白峰上的长老一共是十四位,再早是不是更多,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从有记载开始就是十四位,几百年下来,到现在还剩下十一位,上次贝柚宁去的时候十二位长老他都见了。

  而这次召回令上的十一个徽章只能说明又有一位长老因忍受不了长生,而选择了自殒。白峰令,意见不统一的情况下,徽章也是要盖全的,持否定意见的盖黑龙之印。那是枚刻着龙图腾图案的特制印章。

  “我先去,等我回来有重要的事跟您说。”

  “不用等回来,你现在就给我说说,是什么让你敢阵前叫板,行威胁之事。”贝逸气得说话都用上了古早用词,一般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他爹是真生气了。

  贝柚宁摊手:“说来话长,别让老人家们等着急了。我还是先去那边吧。”说着透过书房的大扇落地窗朝远处山峰望去。那山顶尖峰常年积雪不化,无论何种季节交替都没有变化。白峰这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

  那边叫得确实急,贝逸要问的事情也是又多又杂,人反正回来了,他想就按贝柚宁说的等他回来再细说。

  贝柚宁换上礼服,这是上白峰见长老们要遵守的礼节。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