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筝 61.第 61 章

小说:捕风筝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蝗蝗啊 更新时间:2019-03-15 04:54:06 源网站:笔趣岛
  “你过来。”一回来贝柚宁就招呼程筝。程筝“嗳”了一声后,屁颠颠地跑到他身边。贝柚宁直入主题:“后天我们就回去。这两天你可以放松下,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回去?!回哪?程筝心里炸开了花,但也只是心里叫唤叫唤,毕竟重活两世,也算是个成熟的女子了,没有一惊一乍的毛病。可贝柚宁说完,一脸期待与鼓励地看着她,没有一点解释的意思。程筝有点气,这算欺负小孩了吧,许诺出去玩儿,给这点甜头,就能把人当提线木偶。

  有气她也得憋着,程筝一脸天真地问:“我们回哪去?”贝柚宁表情严肃了些:“回战区。”

  程筝:“为什么?”

  贝柚宁没有马上回答她,他在想要怎么跟程筝说他异能已到最高等级,战场上需要他这种事。

  年龄小就这点好,可以哪壶不开提哪壶,可以假装看不懂贝柚宁纠结犹豫的表情,傻乎乎一根筋地问到底:“为什么呀?我们不是刚回来吗?我不想……”

  贝柚宁察觉到她要说什么,他不会给她提反对意见的机会,出言打断她:“我异能突破了,到了最高级,所以现在新灿星、共和国需要我回去把这场战役啃下来。至于你,-这个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开,盯着这边的人不会少,贝家现在恐怕顾不上你,跟着我倒会安全些。”

  这段话信息量太大,贝柚宁竟到了最高等级,哪里出了差?为什么又出现了跟上一世不一样的走向?程筝知道纠结这个没用,自己不也是重生后才有的异能,那贝柚宁这种新情况也不是没可能发生。

  程筝心情复杂,为什么同去了趟前线,人家就突破了极限,自己却在原地踏步。心里冒着酸气,多少有些嫉妒。算了算了,只能用金大腿含金量又高了来安慰自己。

  一众情绪感受个够,不能说的实话太多,但关于自己去留的问题,程筝觉得还是可以再议一下的。什么贝家现在顾不上她,这种理由纯粹扯蛋。照这逻辑,贝馨宁也该收拾收拾一起上前线才对。

  “柚宁哥,今天我在老宅里转了转,以前来培训都是来去匆匆,卧室练功室两点一线,这么大个房子从来没逛过。刚我仔细看了一圈,发现这宅子建的位置真不错。这地势就是放在前线战区,也是易守难攻的好位置。还有门护,说是老宅可哪有一点老旧的样子,论起密闭性,比异海阁都安全。异海阁也就比这儿多了贝叔叔的护卫队。我觉得我在这里会很安全的。你看,你出去的时候我一直在练功,我不会乱跑,我也不爱玩儿,我呆得住。柚宁哥,我一定不惹事,就在这儿老老实实等你凯旋。”

  一通话说下来,七绕八拐终见目的,这期间贝柚宁只是静静地听,从他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其实他有点想笑,可气又可笑。他得忍住,让她觉得这是个严肃且不容商量的事。最终,贝柚宁平静且坚定地说:“既然你不想出去玩儿,就休息吧,后天出发。”说完也不理她,转身就要走。

  程筝哪肯依,追了上去。贝柚宁停下转身:“没什么好说的,你的监护权在贝家,父亲那边顾不上你,我就是你的监护人。”缓了缓不耐烦的语气,带上刻意的温和:“听话,都是为了你好。不用怕,会平安把你带回来的。”

  温柔至此用尽,对贝柚宁来说已经是尽力了。他都主动提出带她去玩,她还不领情,对贝馨宁他都没有这么柔软过。不是看在从人家身上得了好处又得瞒着本主,有点不讲究的份上,贝柚宁是不会放这么点身段的。

  程筝能感受到他的忍耐,知道此事再无可议,再说下去,老虎就该发威了。这杯酒她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吃“敬酒”吧:“我相信柚宁哥哥,后天走是吧,我知道了。”

  贝柚宁见程筝比想象中听劝,心下一松兴致一起,又问了她一遍:“明天可以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带你去玩儿。”

  憋着气喝了杯不得已的“敬酒”,程筝哪有心情去玩儿,还是跟贝柚宁。她现在看见他就来气,她才不要跟他去玩。她要化愤怒为力量,把时间都用在练功室。还是自己长本事好,像贝柚宁还不是因为能力强才可以为所欲为,不把别人的意志当回事的。

  她笑得自然:“不用了,没什么想去的地方,柚宁哥你忙你的,难得有天假期,我好好练练异能。”

  她反复推说不去,贝柚宁是个比程筝大不少的成年人,自然不能反过来求着她去玩儿。可心里的失望是怎么回事?想想可能是这段时间精神一直处在紧绷中,所以才想放松放松吧。

  程筝站的位置,旁边有盏落地灯,暖光拢在她身上,整个人显得毛茸茸地,看起来有一种朦胧的美感。贝柚宁马不停蹄地忙了一天,此情此景,让他不由地泄了一股劲儿,心里酥酥软软地。他忽然就不想走了。

  贝柚宁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整个人懒洋洋地,他揉了下眉心,抬头看向自觉跟着他走过来的程筝,闭上眼轻语:“坐啊。”

  程筝一愣,这是个不大的两座沙发,贝柚宁自己就占了一大半。程筝下意识走近沙发,突然想到那日贝柚宁一脸沉迷摸她脸的事。仔细回想当时情景,往长辈爱护小辈上说,说得通。往越界上说,好像也有点。那种尺度在程筝的男女相处边界里,算是个不好界定的程度。

  她还是决定谨慎为上,可是要忤逆他,得找个合理的由头。看到贝柚宁一副休息养神的样子,程筝走过沙发来到了他身后。有沙发靠背做阻隔,她可以把身体完全靠在上面,然后伸出手轻轻搭在了贝柚宁的肩上。意思不言自明,看您这么辛苦,为妹的尽尽“孝道”。

  能感觉到他颤了一下,随后就放松了下来,没有回头。程筝从侧面看过去,眼都没睁,神情比刚才更惬意了。这算是默许她的行为了吧。

  一开始她也不敢使劲,轻轻地按着他的肩,没有言语交流,屋里只有程筝触碰贝柚宁衣物发出的声响。

  没几分钟,贝柚宁开口道:“往上,脖子那里。”他声音听上去有点哑,程筝后半句没听清,低头凑过去问:“嗯?什么?”

  贝柚宁一侧的耳朵、脖子感受着来自程筝嘴里的暖和气流,有点痒,可又不想用手去抹拭。他声音暗沉:“给我按按脖子。”

  程筝得了令,双手上移覆在了贝柚宁的脖颈上。他个子高,身材比例好,这个脖子也算是品相完美,如果单从美|色上说,程筝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占人便宜。

  真正上手按才知道,本应柔软在人体结构里当得上脆弱的脖颈,到了贝柚宁这,简直是钢板一块,太硬了。费力到程筝微微出汗,呼吸开始加重。他察觉到叫了停:“可以了,坐过来,帮我按按腿。”

  程筝在听到“可以了”时,以为这种舔狗的表面功夫终于可以结束了。谁知,他竟还有要求。有没有点自觉啊,这种兄妹情深的戏码做做就好,不必戏太多。

  吐槽归吐槽,该做还得做。程筝一边抖着胳膊,以显示自己的辛苦,一边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白抖了,人家根本就没睁眼。

  侧着身子捏腿,想保持这个姿势程筝就只能半个屁股挨在沙发上。这腿也是好看得要命,只是“大长腿”加大了“工作量”,程筝顾不上欣赏美腿了,忍不住在心里抱怨,长这么长干嘛,跟电线杆比长短吗,嗯,硬度倒是可以比一比。

  半个屁股悬空在外,坐得累啊。程筝抬眼看贝柚宁,对方依然在闭目养神,没有让她停手的意思,眼瞅着似乎有要睡过去的趋势。

  程筝坚持不住了,腰快断了。她起身走到另一侧跪了下来,自觉地换边儿,按起了贝柚宁的另一条腿。程筝的腰终于可以扭正了。沙发茶几这方区域铺了厚厚地长毛地毯,脚上的拖鞋自然脱落在一旁。小腿部分与双脚全部陷在了毛毛里,舒服了。

  程筝的注意力放在了,扭正的腰和捏完这条腿就可以休息的想法上,不知道贝柚宁在她起身换地儿时,就睁开了眼。

  首先入眼的是颗“毛绒绒”的小脑袋瓜,黄毛丫头长大了,虽然还称不上青丝,倒也没那么黄得乍眼了。前几天他刚摸过,柔软依旧。再看在他腿上移动的双手,骨节分明,青色的筋清晰可见,再没有儿时的肉感。有形容词“柔荑”,并不适合用在她身上,程筝的手瘦且薄,带着股清冷的气质。贝柚宁甚至觉得,握上去应该是凉的。

  她跪在身侧,姿态低伏,被他俯视。贝柚宁的心里升腾起征服的快感,被他控制为他所用却一无所知,还在乖觉顺从的讨好自己。对此,贝柚宁心里没有一丝不安,他喜欢这种感觉,消灭所有变数,掌控一切,包括跪在脚边的这个女孩。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捕风筝,捕风筝最新章节,捕风筝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