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曲 第二节 亚山之米

小说:道曲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毕乘风 更新时间:2019-05-12 12:15:22 源网站:笔趣岛
  众人回到平妖会已是立夏,南方山林多有蚊虫。鬼王山被后准一把火烧得秃顶,又有大阵笼罩,即使后来山神移栽了花草树木,但却仍旧蚊虫不长,鸟兽不兴。再加上此地炼化了数十万的妖魔,总让人有种死气沉沉,阴风阵阵之感。不过,这到应了鬼王山之名。

  “这样的山林可不好,还是需要养些鸟兽才显得生机勃勃。”叮铃立在呱呱洞口俯望着整个鬼王山,抱怨道。

  轩辕蔺在边上点头道:“恩,后准曾说过昆仑山多仙禽神兽,不如抓了来,放入鬼王山,小白与小小白也能有个玩耍的伴侣。而且以后有了弟子,还可以送给他们做脚力。”

  叮铛还记得后准曾承诺给她们抓坐骑,更是抱怨道:“当初明正堂堂主可是答应给我们抓代步的坐骑的,到现在也没兑现。”

  轩辕蔺笑道:“好了,等到了昆仑山,满山仙兽随你们先选。”

  叮铃撇着嘴道:“可惜我们三人要留守鬼王山,不然现在就去抓来。哎,晚上睡觉都要想着它了。”

  叮铛道:“也不知道副帮主一个人去西南大山,能不能找到地方。”想起之前的分队,都是两人一组,唯独古飞一人独行,他又没出过远门,还不认字,到了西南语言不通的地方,怎么找到汇合地点?

  “放心,古飞最近长了出息,会动脑子了。而且他有九转金身,离火弑神钉都打他不死,还能怕些什么?”

  “可是,你不是说要在这次行动中打响我们平妖会的名头吗?但是你和后准都不去,只有古飞一个人压阵,怕是没什么效果吧?”

  “如果我们会正副帮主倾巢而出,就算杀了再多的妖怪,别人也会说我们帮派用尽了全力。但只有一个副帮主坐镇,就立下大功,那就不一样了,别人一定会觉得我们帮底蕴深厚!再说了,水蝶和苍生两人也很厉害的!”轩辕蔺得意起来,这么容易让人忽视的一点可是她想到。

  轩辕蔺想到古飞立了功定会在她面前炫耀,于是她转着眼睛说道:“其实我们应该在他们回来之前,捉些坐骑回来。到时候就奖赏他们每人一头,既能显出我们的功劳,又能早他们一步先选上两头给你们。”

  叮铛道:“这样不好吧,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轩辕蔺道:“九龙撵迅捷,我们去去就回!而且现在也没人来!”

  叮铃也摇着叮铛的胳膊,撒娇道:“没事,轩辕姐姐的马车快,我们快去快回,耽误不了事。”

  轩辕蔺见叮铛还在犹豫,于是劝道:“我们先去丰都和朱择生交代好,如果有人去他那里,先安排在丰都住下,等我们回来再去他那走一圈,就万事大吉了。然后,咱们就都有飞行坐骑了!”

  叮铛被说得心动,终于答应了下来。

  三位女子收拾一番,在古飞等人前脚刚离开鬼王山,就潜去昆仑去捕捉坐骑不提。

  单说当日分队去往西南大山,两两一组,独剩古飞一人。他仗着自己本领高强,又是副会长,便在众人前夸下海口,定要第一个赶到约定地点:钦州上思城。

  过了渡厄金桥,古飞就祭出了泪残刀,御刀而走,好不潇洒。有诗曰:乘风破云冲天起,脚下世间万物小。心暖只因身近日,星稀却是齐月梢。驱法纵情随心去,眉发恣意任飘摇。吞吐烟霞过百山,转目之间景不同。命中本是逍遥子,无拘无束到岁终。

  古飞遁出了百余里,忽想起搜罗弟子的事情。他觉得其他人定还没走出鬼王山呢,便觉得缓上一缓也能第一个到达上思城。于是他找了个比较大的村镇,降下泪残刀,落在了镇外。

  “他爷爷的鸡屁股!轩辕蔺那丫头一定觉得我不会闽南话,等着看我笑话,却不知道我早早的从彭郎那换取了亚山米,只要吃了这种米,就能说地道的闽南方言了。”

  古飞从行囊中拿出个小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看着黄澄澄的糙米,挠了挠头,自语道:“这个是要煮熟了吃,还是要生吃啊?算了,还是直接吃吧,免得煮熟了没了效果,而且也没带锅啊。”

  他把生米放到嘴里,边嚼边抱怨,“真难吃,忘了问要吃多少才能会说闽南话。他奶奶的鸡胸脯,就这一把,我直接吞了吧。”说着,古飞把余下的米粒直接生吞到了肚里。

  未到村镇内,就遇到两个老农在地头聊天,古飞竖起耳朵,果然能听懂两人的谈话。

  就听一位老人说道:“十桥那边昨晚又闹起来了,那叫声真是慎人,像我这种一只脚踏入棺材板中的老家伙都被吓得不轻。”

  另一位老人道:“是啊,我住在七桥都听到了,这也请过和尚道士,都没有用,你说谁还能治得了?”

  “别提那些和尚道士了,全是些骗子,那个看起来最靠谱的老道士说要三年才能治得了,可到了最后一年了,就没个影儿了。”

  “哎!实在不行我也得搬家了!”

  “你要也走了,老头子我也得走了,只是可惜我这几亩薄田。”

  听到这,古飞觉得可能有妖怪作祟,便出言问道:“两位老头,你们说的是不是妖怪?”

  两位老农这才发现了古飞,被他突然出声吓了一跳,待看清是位十七八岁的小伙,一个老人抱怨道:“你这小孩,怎能听人脚跟,还突然插嘴,把老头子吓个半死。”

  另一个老人也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这么脸生?”

  “小子姓古名飞,是洛阳人士,路过此地,听两位讲起怪事,这才突然插嘴。”

  “少唬我,神都洛阳离这里千万里之遥,你一个半大小子怎么能到得此处,还能说一口流利的闽南话?”

  古飞还是按原来一般言语,两个老汉竟说他说的是闽南话,他得意起来,却又暗思道:“这亚山米当真神奇。以后回了洛阳,会不会说的还是闽南语?那样可就麻烦了。”

  “哎,老罗,我是不是眼花了,这小伙子头上好像长出了颗稻子!”

  “哎呀,老蔡,我也看到了,又长出来一颗!”

  “听,听说一些草木妖怪会变化成人,和人聊天,然后趁其不备,一口把,把人,吞,吞了。”罗姓老农说话时已经哆嗦。

  “是,是妖怪啊!”蔡姓老农发现古飞头上又长出了几颗禾苗,绿油油的一片,还以为古飞要显出原形,吞吃两人,吓得他扔掉锄头便跑。

  “等我,等等我啊!”罗姓老农倒把农具看得要紧,逃跑时也不忘了抗起锄头。

  “哎?妖怪?哪有妖怪?”古飞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自己和两个飞奔的老农,再无他人。

  “难道,是我?”他反应了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道:“我怎么可能是妖怪?我可是平妖会的副帮主,哎,等等啊!别跑,我可是会降妖的!”古飞跑起来,头上的一簇绿色随风飘摇,好似调皮的浪花一般。

  “他爷爷的鸡屁股,两个老头跑得还挺快!”古飞只是慢了一步,以他的脚力,竟被两个老人跑回了村子,而且,其中一个还扛着个锄头。

  受到打击后的古飞也不追赶了,慢悠悠的走进村子。两个老人喊叫着跑回了家中,村里人听到了呼喊声,胆小的闭门不出,胆大的拿着棍棒刀斧就冲了出来。

  “妖怪?哪里有妖怪?”当前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双手拿着把大刀,冲得最猛。

  “小兔子!快回来,莫让妖怪伤着!”后面的的壮汉急忙喊到。

  被呼做小兔子的孩子已经跑到古飞面前,拿刀指着他问道:“呔!你就是妖怪吗?”

  古飞忙道:“我不是,我不是!我是人,怎么会是妖怪?”

  小兔子问道:“那你脑袋上的是什么?”

  古飞摸了下脑袋,抓住了禾苗,自语道:“这是什么?”他用力拔下了一根,也不痛不痒。拿在手中观看,却不认得。

  古飞不认得禾苗,还以为是青草,暗道:“难怪那两老汉要跑,我头上竟然长出草来,他奶奶的鸡屁股,这是这么回事?”

  古飞左一把,右一把的把禾苗全扯在地上,对着小兔子等人笑道:“哈哈,哈哈,我就是觉得天热,这才弄了些青草遮阳。”

  “胡说!”后面赶来的大汉站到小兔子身边,道:“若真嫌天热就该带斗笠遮阳,哪有带青草的?你定是妖怪变得。”

  古飞挠了挠头,忽然想起了丰都刘县丞开具的奇侠丹书,忙拿了出来,道:“这是丰都县丞开具的丹书,能证明我的身份来历。”

  小兔子抢先接过丹书,展开观瞧,古飞嗤之以鼻,暗想:“我这么老大了都不认识字,这个小屁孩竟然抢过去看,能看出个什么?也罢,等他看不懂,就会交给身后的大人了。”

  小兔子展开丹书,念道:“淫厉乱神兴于丰都,生民受其害,官吏受其累,具无他法。幸有奇侠古飞等,替天行道,仗剑平妖,还宇宙清明。余当以丹书其功,证其行,赋其厌杀妖魔之使命。天授十年二月初六,丰都县丞刘仔业印。”

  古飞先前没追上两位老农,当下又见这比自己还小的小人竟能一字不差的把丹书念全,他心中倍受打击,暗道:“他爷爷的鸡屁股,一个小屁孩竟然比我认的字多,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神童?对了,这次我平妖会要广收门徒,待会儿问问他家父母,愿不愿随我去修道平妖。嘿嘿,没想到出门就找到个神童,看来这就叫做,因锅得饼吧!哈哈!”

  等小兔子念完,他身后的大汉这才放下心来,道:“既然有官府的证明,那就不是妖怪,我就说,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来的妖怪,散了,散了,都散了!”

  小兔子却拽住了大汉,激动的喊道:“苻叔叔,有救了,我的大仇可报了!”

  苻姓大汉摸不着头脑,问道:“什么大仇可报?”

  小兔子还回奇侠丹书,不管不顾的跪倒在古飞身前,哭喊道:“还请古大侠为我做主啊!”

  古飞也稀里糊涂,不知所以,忙拉起小兔子,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动不动就哭,什么事,你就说,我为你做主就是。”

  小兔子止住哭声,道:“我本姓周,名,单名林,本有父母兄弟,住在十二桥镇第九桥,一家生活的欢乐自在,哪想五年前第十桥闹起了厉鬼,不但闹得此地生灵不安,还害了十数条人命,我父母,我父母和兄弟,呜呜,都被其,呜呜害死了!”

  “好个妖怪!竟然杀了那么多人,不怕,有我在,定把妖怪杀光!”古飞听到果然有害人的妖怪,他立刻精神抖擞,拍着胸脯保证。

  苻姓大汉提醒道:“不是妖怪,是厉鬼!”

  古飞有些怕鬼,一瞪眼睛,道:“我说是妖就是妖,不要插嘴!”又对小兔子周林道,“我可以帮你报仇,可是你得做我的徒弟!”又看到周林满脸的泪水,觉得此话说得伤人,有乘人之危的嫌疑,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不做我弟子我就不去降妖了,身为平妖会副帮主,降妖除魔是我的本分,只是我觉得你根骨不错,那个,和我,”

  古飞正在想后面的话是怎么说的,周林已经“噗通”拜倒在地,哭道:“林儿已无父无母,全靠乡邻照顾才活得下来,今日能得师傅收入门内,当是三生有幸,从此之后,师傅便是林儿的再生父母,林儿无以为报,只能做牛做马服侍师傅身边,请先受徒儿三叩九拜。”说着,“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又拜了九次,这才被古飞拉起来。

  看着周林头上鲜红的血印,古飞心中暗道:“南方的人儿就是娇柔,好好的一半大小子,竟然长得细皮嫩肉。恩,作为师傅,我得好好的锻炼他。”虽然看着娇气,可他还是越看越是欢喜,不由高兴道:“哈哈!我古飞也有徒弟了!”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曲,道曲最新章节,道曲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