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侠厉天途 第268章 意外之喜

小说:道侠厉天途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令狐无辜 更新时间:2019-02-12 12:05:42 源网站:126书
  湖心小筑二楼靠近大门处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隔间。126shu

  隐藏在隔间中的颜梦雨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美人嘴角微翘,右手端着酒杯自嘲道:“婆婆,你猜厉天途他还会出来吗?”

  鱼婆婆笑意盎然道:“公主,你吃醋了!”

  颜梦雨当然不会真的承认自己吃醋了,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和他之间以前不可能,以后还是不可能。我楼兰一族的目标是天家江山,而他现在是天家的守护者。他的性子,我太了解了,没有一丝反戈相向的可能。”

  鱼婆婆深以为然,忍不住道:“那公主何不先下手为强,厉大人已经被皇上割了官职,现在可是他最落寞的时候。”

  颜梦雨瞄了鱼婆婆一眼,终究还是无法从姆妈的神色中看出点什么,口中模棱两可回了一句,“杀厉天途,代价太大了。”

  话到最后,颜梦雨的目光又不自觉转向了对面,原本迷离的目光突然有了一丝喜色。

  鱼婆婆好奇之余顺着珠帘的缝隙看了过去,对面客房的门开了大半,厉天途的身影已经若隐若现。

  厉天途出了房间,回到一楼大厅原来的酒桌坐下,又问店小二要了一坛美酒,自斟自饮。

  一人独饮了有那么一会儿,令狐无辜出现在他对面。

  厉天途端着空酒杯,仔细端详了一阵,淡淡道:“无辜,你若是再不来找我,我都以为细雨楼的楼主又要换人了。”

  令狐无辜嘴角抽搐,似乎对厉天途的话有些不满,讪讪道:“楼主,您是一身轻松,带着美人到这喝酒消遣。统领府和细雨楼那边还有一大堆善后事需要属下去擦屁股,这已经算快的了。”

  厉天途一愣,自天道真气掉落了一层之后,再加上龙门镖局的事情,他倒是忽略了这些。为了掩饰尴尬,他伸手摸着酒坛慢慢推到了桌子对面,苦笑道:“无辜,其实如果你要为细雨楼换一个主人,我也不会怪你。”

  令狐无辜将盛满湖泊色液体的酒杯端在手心,面带迟疑道:“楼主,可否容令狐说句心里话。”

  厉天途重重点头。

  令狐无辜缓缓道:“令狐倒是觉得眼前的便是最好的结局。以前因为统领府的缘故,细雨楼真的被边缘化太久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细雨楼再落寞也是曾经的武林四大帮派之一。这下好了,楼主以后可以精心经营细雨楼了。”

  被人一语中的,厉天途忽然有了一丝愧疚之色,曾经不可一世的细雨楼再这样下去确实要被自己玩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渐渐从他的脑海中浮出。昆仑神殿外门四大守护家族因使命职责,势力范围仅仅局限于一城一地,紧缺的正是细雨楼那由令狐无辜一手建立起来的情报如索性把细雨楼并到昆仑神殿把情报这一块弥补上。厉天途深思过后,认真道:“细雨楼要精心经营,不过西州城那边好不容易促成的和谈局面,到京师这被一把否定了,我们还是得先去西州城把烂摊子收拾了再说。”

  “一切听楼主吩咐。”

  令狐无辜心情舒爽之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后又压低声音道:“李埠李尚书要见你,马车我已经为楼主您备好了,就在外面。”

  厉天途闻言笑骂道:“你啊你,是吃准了我一定不会拒绝!”说完抬手指了指二楼正对面的房间,又道,“看着点,有个喝醉的姬女侠在里面。”

  令狐无辜成年板着的面孔总算有了一丝笑意。

  厉天途放心而去。

  在尚书府守门兵丁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兵部李尚书与眼前的年轻人勾肩搭背,入了府门。

  李埠过正厅而不入,将厉天途引到了左首边的书房里,小心翼翼关上房门,一脸羞愧道:“厉老弟,都怪老哥哥我揽了你的功劳,否则现在的局面也不会如此被动。”

  厉天途望了望老尚书简洁朴素的书房,答非所问道:“在这里,我怎么感觉出了来自西域的清苦味道。大人,您为国操劳一辈子,也该享享福了。远的不说,您看吏部侍郎朱武,那小子走到哪恨不得把家里的金银都搬出来铺成路。”

  “过惯了。”厉埠轻声叹息,“兵部尚书四个字,听着跟兵沾个边,实则毛事没有,整日早朝一上,衙门里再逛一圈,就算完事,至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早被左右侍郎那两小老儿处理个妥妥当当,到我这只剩盖印的份了。你看看,说起来老哥哥我巅峰时期也是曾掌兵十多万的一方统帅,到了京师手底下就剩看门那几个兵娃娃了。”

  听完李埠的满腹牢骚,厉天途只是淡然一笑,莞尔道:“大人找我来,不止是为了发发牢骚吧。”

  李埠呵呵一笑,一拍脑袋道:“你看我这记性,差点把正事忘了。”

  老尚书整了整衣冠,表情严肃起来,“传皇上口谕,着内务府拨银十万两,茶叶一吨,丝绸千匹,由羽林军校尉李青率一百精骑押运,随前安西大都护厉天途即刻启程前往西州城,辅助薛礼副大都护抵御吐蕃大军。”

  厉天途吃了一惊,想不到天玄都竟留有后招,这算意外之喜吗,他不慌不忙跪地道:“微臣领旨!”

  李埠传完皇帝口谕,又郑重道:“厉老弟,你需记得,这批物资是皇上从自己嘴缝里扣出来的,只是归你调配使用而已。”

  厉天途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接着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埠心下了然,笑道:“李青可不是我让他去的,这趟差事需要保密,羽林军能信的过的也只有这小子了。”

  李青是老尚书的独子,这也是厉天途心有顾忌的原因所在。

  厉天途被李埠一句话堵死,劝慰的话到了嘴边又强行咽了下去,“那天途告退了!”

  李埠眼望着厉天途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道:“就让儿子代替老子为国为民守护这片极西之地吧,否则老夫即便进了棺材也难心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侠厉天途,道侠厉天途最新章节,道侠厉天途 126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