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法神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神殿内

小说:唯一法神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神击落太阳 更新时间:2019-02-19 16:38:39 源网站:126书
  不过,信仰之力无法单独阻止元素的渗透,除非这个教派本身信仰某种元素。126shu

  银尘跟随着龟儿多山第二次踏入大殿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神念被束缚得更强了,他原本就因为不喜欢这里的氛围,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匆匆放了黑暗魔法走人,没有仔细探查这座大殿里会有些什么布置,而此时,他想要仔细探查这里,却发现自己的神念被那躁动的信仰之力给挡了回来。

  银尘从来都不认为自己的神念能无往不利,因为就算是真的蚩尤,他的神念也只能融合在武器或者巫术中才能真的无往不利。在银尘没有发动大范围魔法将整个大殿的环境改造好之前,他的神念不可能在不付出相当代价之前,直接突破这层信仰屏障。

  他无法探查这里的任何一件东西,也就不知道这里会有些什么布置,但是银尘毫不担心,因为任何布置真正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反而会因为他的静界时空而失效。

  盾天城的弩箭伤不到他,其他人也别想通过类似的方法做大。无论这大殿之中的机关陷阱是捕兽夹,抑或硫酸池,他都不太在乎的,不过看周围人的眼光,似乎没有人认为他会不在乎。

  神殿依旧是老样子,林立的粗细不均匀的主子,一盏盏黄澄澄的油灯,敞开的窗户近前挂着厚厚的遮风帘子,墨绿色的色泽配上红色的内墙,不知道为什么依然能渲染出一股肃穆的氛围。退去了朝拜教民的大殿显得空荡荡的,许多根木柱支撑起跨度巨大的雕花屋顶,看起来就如同红色的安静森林。三圈教兵全部身穿锁甲背心,背心下面就是棉甲箭袖长袍,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异界文明中的“魔化链甲套装”,统一的白色,蓝色并且镶着薄薄金边的花色,比起那颜色不可描述的链子来说要赏心悦目得多,也确实有一点宗教文明的神圣感和肃穆感。

  这些教兵和他们的领队一样,左手持盾牌,右手空空,显然是为了更好地发挥战魂神功的威力何况作为宗教团体的“私兵”,也不应该拥有太多实打实的兵器,以免被当权者怀疑有谋反之心,哪怕这种谋反之心真的存在,也不能让当权者怀疑。

  纽葛丽特·龟儿多山当先走上高台,也未做什么示意,就让周围的教兵们将高台围住,使得决斗的圈子一下缩到原来的四分之一。银尘被两侧一共六列教兵交着,只能沿着他们的队列走上高台,仿佛无形之中被人挟持。他孤身一人,面无惧色地走上高台的瞬间,龟儿多山忽然念出一个字,周围的所有人都跟着吼出来,一股股分散的精神力忽然拧成了一股,化作一道总量非常庞大的精神力,与龟儿多山自身的精神力相互融合,平白无故地给他增加了好几层气势。

  他的气势如同绝大部分的拳斗士的气势一样,巍峨如山,寒冷而静谧。寒气如同透明的钢铁,将罡风的活性彻底泯灭,整个高台上的空气都凝固了,所有东西,包括银尘的长袍上都凝结出一串晶莹剔透的水珠。

  这是寒冰力量的第一重考验,寒冷。

  这种寒冷会持续消减体力,而银尘的体力和神功武士们相比,要少很多。他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脚,就能测试出自己此时的体力,居然只能维持每个近战元素魔法下的一个动作,连剑术的三连击都做不出来了。

  白银色的瞳孔微微收缩,此时他感觉到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沉重感,这种沉重管并不来源于社精神上的压迫,反而来自于身体上的疲惫。无处不在的信仰仿佛将这周围的油灯都增亮了,一片片油灯的光晕落在他身上,和着信仰之力一起无声无息地压迫着他的神意。

  他的状态并不算好,而他面对的龟儿多山,显然处在巅峰状态。

  气势膨胀到顶点的龟儿多山,在换上了教主的披风之后转过神来,此时他那野兽般的竖立的瞳孔中,已经没有丁点恐惧,只有一股谜一般的自信。他当着银尘的面,慢条斯理地带上了一副闪着灵光的拳套,那一双拳套才是真正的刀刃林立。

  也就在这个时候,银尘感觉到呼吸一滞,决斗天则降落下来了。他也终于明白这个龟儿多山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天下之人大多喜欢决斗,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堂堂正正地办事,而是因为他们喜欢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刺客。杀手行的那些弱者尚且可以利用目标放松警惕的时候实现逆袭,更不要说银尘这样的高手了。若是龟儿多山不主动提出决斗,银尘可能当场溜号,然后在选个月黑风高之夜割取他的头颅——事实已经证明,神殿的防御体系对银尘来说并没有用处。

  能利用天则决斗解决,那就不要放走敌人等着被杀。龟儿多山提出决斗的瞬间,早已想好了如何设计“涉世未深”的银发少年。决斗的场地有很多种,而神殿的大殿,因为总要和天选教的人“比拼信仰”所以必定机关密布,是所有场地中最为凶险的一种。

  天时地利人和,龟儿多山占据了后面两个,而且是绝对的主场首发优势。

  他披上那大红镶着金边的披风的瞬间,尤其感受到自己营造出来的这个优势的可怕,那件披风其实就是挂在神像上一件装饰物,在大殿之中浸染了一年的信仰之力,早已成为一件圣物。龟儿多山披上披风,原本并不富裕的精神力就能够和整座大殿沟通起来,可以让他任意遥控机关不说,还能给他增加无尽的气势。他转身面对着银尘的时候,浑身的威压已经如同滚滚海涛,如同在勇者面前崛起的强大神明,他伸出左边的拳套在空中微微晃动了一下,同样身为圣物且同时又是玄器的拳套上汇聚起整个神殿的气势,一股静止不动的寒潮如同静态的水迅速结冰一样,以他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开来。

  地上的水珠正在悄然结成薄霜,让原本普通的夯土地面变得非常湿滑难走,不过龟儿多山的鞋底微微放射出一丝波动状的绿色灵光,显然他的鞋底就是一件宝器,这件宝琴并不萌让他浮起来,只能使得他在遮掩湿滑的地面上健步如飞,获得速度与平稳的双重优势。

  “纽葛丽特·龟儿多山,红衣教主。”被称为教主的男人双拳相对,尖锐的拳刺上闪现出双色灵光,将刀刃上的一颗颗水滴照射出迷幻的光彩。拳刺尖端相抵,这是决斗时的礼节,毕竟鞠躬这种决斗礼,在雁荡山的北方并不流行。

  “银尘。”双手空空的银尘伸手在虚空中一握,整个大殿的气势甚至是气息,轰然汇聚。

  他的气势和龟儿多山完全相反,不是以自己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发出来的寒意,反而是一股从周围朝中心汇聚凝缩起来的流动着的威势。透明的风,居然在沉重而湿冷的空气汇总毫无预兆地流动起来,在他的手上慢慢汇聚出雷光,雷光凝结成金属。

  风,雷,金属,这三种元素如今在风源的新天则之下,被压缩在一起,成为银尘专有的力量,他为此付出了寒冰的权杖。

  金属化为新的权杖,只不过这根权杖的头部显得太大了些,而且方敦敦的,不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把很不错的短柄重锤。银尘拿着这根如同托尔之锤的武器冲着龟儿多山示意了一下,接着他的身后汇聚起狂风的波纹。

  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勾勒出无形的翅膀的轮廓,让他整个人微微升起,双脚离开对面三寸。透明的涟漪渐渐变成青白色,散发出如同光芒之翼般的微弱光环。那羽翼状的光环仅仅朝外扩散了一丈,就又收缩起来,最终消失在银尘的背后。

  狂风止歇,龟儿多山的气势毕竟占据了主场,弥漫在大殿之中的每一个角落,观战的教兵们对这位教主的崇拜与畏惧又多了几分。他们认为教主此时完全掌控了大殿中的一切,当然事实上也差不多如此。

  “请!”龟儿多山的语气相当豪迈。

  “请吧。”银尘的语气却相当随便。

  两人在相互“请”过后的第一个瞬间相向而冲。龟儿多山的拳式如剑,拳刺之上凝华出闪光的冰棱,银尘却是高高跃起,白银色的罩袍在空中展开如同雪鸮的羽翼。

  森白的铁锤轰然落下。

  暗紫色并且闪烁着亮绿色星光的玄器直拳,穿甲榴弹般轰射而出。

  重锤出,风雷聚,无色罡风包裹着亮白色的闪电,带着漫天肃杀轰然落下。直拳出,岚风凪,流动的风波忽然冻结,方圆一丈寒霜蔓延。

  “虎啸天狼哭裂拳!”龟儿多山的吼声震动着大地,如同远古的维京战吼,他的吼声从嘴里发出来,却仿佛某种附魔能量一样附着在拳头之上狠命朝着银尘的心口打来。他的拳式是那样神奇,明明是进攻正前方对手的拳技,却在他巧妙的技术之下,变成朝斜上方轰击,却又丝毫不影响威力的重击。

  银尘原本利用大殿屋顶挑高的特性,以幻想之翼为依托,纵跃而起凌空一锤,本想命中龟儿多山的脑袋,至少逼迫他躲闪防守,却不想对方的武学造诣比他高多了,一拳轰出,仅仅玄器上汇聚起来的冰霜寒气,就隔着老远传递过来,而他汇聚起来的罡风与雷霆,根本不能与之抗衡。

  寒气的威力在于任何罡风气盾都无法阻挡,它能将罡风停住的同时,还具备一股强烈的穿透力,这股寒气无声无息,更没有一丝多余的空气波动,如同某种寒冷的辐射一样直接穿过了银尘身上的罡风,落在了他的长袍之上。

  原本湿漉漉的满是水滴的白银色的长袍这一刻忽然凝结出大量的冰霜,冰霜逐渐加厚,重量也在飞速增加,原本能一锤轰击到龟儿多山的银尘,此时只能一锤击中他脚前面的地面。

  银尘的比预想中的早下落,他身后的暴风并不足以将满身玄冰的他推到龟儿多山的面前,而龟儿多山利用自己身高和修长的手臂递出了直拳,给银尘的感觉就是,他无论怎么躲都会被命中心口。

  武学一道,银尘的天赋终究有限,纵然他被解决了罡风化气的问题,在招式的变通和应用上依然存在着无数的短板。他终究是个魔法师,哪怕是蚩尤座下的法师也一样。

  他的重锤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并不如何美妙的轨迹,转移了目标狠狠落在龟儿多山的拳头之上。

  那一瞬间,圣器的四色光芒,化作雷电一闪而逝。

  那一瞬间,龟儿多山露出惊讶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少恐惧,因为他是天选之鞭,甚至天选之鞭里面的强者,他早已是神兵,战魂,人体三者合一的强者。

  不过圣器终究是圣器,哪怕是灌了神意的一缕风,那也是圣器,重锤轰击而下,重拳迎风而山,锋利刚硬的拳刃在接触到闪光的重锤表面的一刻,就开始弯折,接着在一阵金属疲劳的酸叫声中断裂成纷飞的碎片。刹那之间,失去了锋刃的纯铜打造的拳刃和白银色的重锤狠狠撞击在一起,闪电与寒冰交错着轰击上两人的身体,同时一圈圈白色的电光夹杂着爆炸般散射而出的水滴,在空中虚无地扩散开来。

  纵向的旋于雷击般的轰鸣中爆发,在地上和旁边的立柱上留下一寸深的狭窄刻痕。两人飞身而退,龟儿多山浑身电光缭绕,华丽的披风上,纵然汇聚着大量的信仰之力,依然出现了几处焦痕。右手的拳套也在那一击之下彻底碎裂开来,露出了他早就发动黑形态变换出来的,如同甲壳动物的背脊一样的漆黑的骨质右手。

  而银尘几乎倒飞出去,法师肉体力量孱弱的缺点再次暴露无遗。他摔倒在地,很可怜地倒在了几名教兵的脚边,而这些教兵们并没有任何表示,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天则并未消失,证明决斗并未结束。龟儿多山也绝不肯相信,一代白银恶魔就可以被这样轻易地击败。

  最快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唯一法神,唯一法神最新章节,唯一法神 126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