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夺舍了魔皇 98.截然不同的轨迹(求推荐票!求收藏!)

小说:我夺舍了魔皇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5-01 16:50:40 源网站:126书
  中年男子徐徐步入大殿,悄无声息。126shu

  陈洛阳静静看着对方。

  中年男子似无敌意,身上也不见剑气剑意流露。

  进殿之后,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指指陈洛阳下首一个座位,像是闲话家常一样很自然的问道:“我可以坐这里吗?”

  陈洛阳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抬抬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中年男子便点点头,落座后转头看向上方的陈洛阳。

  虽然位置较低,但在他身上全无低人一等的感觉。

  不过也没有傲然挑衅的意味。

  一切都是那么平淡。

  平淡到叫人怀疑他的身份。

  但一旁的金刚,此刻神情极为凝重。

  在这中年男子进入大殿后,外面的风雨就消失了。

  阴云散去,雨过天晴。

  “陈教主,幸会,初次见面,在下东海王健。”中年男子看着上方的陈洛阳,自我介绍道。

  金刚神情更紧张。

  来者果然正是东海王氏家族家主,剑帝王健。

  殿门外,出现老寿、萧云天等人的身影。

  魔教众人都跟金刚一样,神情凝重,注视殿内的王健。

  “病摩诃”明觉大师昔年虽然是佛门武帝,但因为旧伤痼疾的原因,跌落第十二境,一直没能重返武帝之境。

  饶是如此,他显化梵音净土的手段,化方圆数公里天地为佛国乐土,已经可以让人想见其昔日巅峰时的风采。

  而现在,大殿内的剑帝王健,却是实打实的第十三境,剑意显化凝结为真形的武帝高手。

  黑帝修哲,当初反掌之间,压垮千潮山脉。

  剑帝王健,与修哲齐名,实力可想而知。

  修哲黑死天书突显破绽畏惧炽热阳炎,属于意外中的意外。

  总不能指望王健跟他一样,武道中也有如此致命的短板吧?

  如此一来,眼下六龙皇辇上,便只有教主才能与之面对面……

  魔教众人,都心头沉重。

  “下去吧。”

  这时,座上的陈洛阳,冲金刚淡淡说道。

  “……是,教主。”金刚看了王健一眼,不知道该担忧还是该松一口气。

  他神色复杂的向陈洛阳行了一礼,然后退下。

  “传令下去,准备反击进犯本教圣域的宵小之辈。”陈洛阳又神色平静,向殿外的萧云天、张天恒、老寿等人吩咐道。

  魔教众人闻言,全都精神一振。

  夏帝李元龙同魔教朱雀殿首座正交锋。

  经过之前多场大战,南征伐魔联军已经损失不小。

  剑帝王健离开敌军大部队单独行动后,没了他的威胁,魔教未必没有反击之力。

  至于王健,教主自会招呼他。

  魔教众人,齐声应诺,然后退下。

  大殿内外,一时间只剩下两人。

  王健静静坐着,听到陈洛阳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完全事不关己。

  等魔教众高手都退下后,他方才神色如常,向陈洛阳说道:“今日冒昧来此,是为了一事来请陈教主成全。”

  “讲。”陈洛阳淡然道。

  王健点点头:“我想请贵教燕首座赐教剑道,然而燕首座执意不肯,言明其自创的这一剑,只为陈教主一人而备。”

  陈洛阳闻言,轻笑了一声。

  “无聊。”

  王健轻声道:“不,我能感觉到,那一剑出鞘,必将惊天动地。”

  陈洛阳语气漫不经心:“看得出,你对此很有兴趣,但可惜,你似乎无力逼出那一剑。”

  王健摇首:“陈教主你有所不知。”

  他认真的说道:“同燕首座交手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那一剑,是求胜的一剑,为了胜利,不惜倾尽一切,战胜一切。

  我想要见识的,是这一剑没有后顾之忧,达到巅峰,最绚烂的刹那。

  而不是被迫应战,心有遗憾,求不败,求守缺的一剑。

  那样见不到这一剑真正的风采。”

  “你很在乎这个?”陈洛阳的语气依然很随意。

  王健言道:“刚来时,我不了解燕首座这一剑,但与之交手后,我确定了这一点。“

  他神色平静:“胜负于我而言并不重要,但我想要领教这一剑的极致。”

  陈洛阳静静看着对方。

  他相信王健所言,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

  否则,姑且就算王健自己确实没办法迫使那位魔教朱雀殿首座动用作为最后杀招的剑术,王健跟夏帝李元龙一起联手以二对一,应该也能给朱雀殿首座足够压力了吧?

  王健执意不肯,甚至不再出手。

  在魔教大长老被夏帝击败后,南征伐魔联军主力顿时大占上风。

  如果继续被王健牵制,魔教朱雀殿首座只能坐看夏帝统帅大军长驱直入。

  其心态,难免受到影响。

  然而王健连这个便宜都不占,直接收手。

  魔教朱雀殿首座,这才得以替下负伤的大长老,接战夏帝。

  “如此一心求剑,你该去找陶忘机。”陈洛阳淡然道。

  王健脸上露出淡淡笑意:“最近三年时间里,我一共赴剑阁十次,请阁主赐教。”

  陈洛阳微微偏头,打量对方:“十战,全败?”

  王健坦然点头:“是啊。”

  陈洛阳看着他的目光,难免有点怪。

  “以陈教主你的经历,可能确实无法体会。”王健神色泰然自若:“毕竟你十六岁初出道就名震天下,未尝一败。”

  严格的讲,除了不久前同剑皇一战打成平手外,魔教教主自出道以来,战无不胜。

  差别只在于其对手能否保住性命。

  陈洛阳看着面前神情平静的中年男子,回想魔教收集来的相关情报。

  某种程度上来说,对方同魔教教主,同魔教朱雀殿首座,是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

  教主十六岁成为神州浩土有记载以来最年轻的武帝,少年成名,威震天下。

  王健十六岁时才第一次握剑,人生第一次习武,晚到让人难以相信其日后会学有所成,更别说今日的成就。

  教主天纵之才,少年登临武帝之境,十八岁便与剑皇、刀皇并称三皇,如今也才不过弱冠之龄。

  王健习武晚,进步速度也称不上一鸣惊人,一飞冲天,慢慢一步步打磨,修成武王之境,都已经是三十岁后的事情。

  教主自出道以来战无不胜,杀败的对手,也无一不是神州巨擘。

  而传闻中,王健从小到大,跟人比剑,败多胜少。

  最高纪录,曾经连续输给同一个对手十七次……

  与之相比,在剑皇剑下连败十场,似乎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他确实不在乎胜败。

  他只在乎自己有没有收获,有没有进步。

  他在乎的是自己对剑道的追求。

  在乎的是领略世间各种剑术最极致最璀璨的风采。

  就这么一路走下来。

  如今再回首看去。

  虽然败了很多场,但只要胜过一次,对方就再无法反超。

  虽然不曾一飞冲天,但胜在稳健,一步一个脚印,每两年突破一个境界,从不曾多,也不曾少,十六岁学武,四十岁时达到第十二境,温养的层次,站上武王巅峰之境。

  虽然十六岁才第一次摸剑,但从四年前起,便已经是剑皇之后的神州第二剑。

  “有点意思。”陈洛阳嘴上这么说着,神情并不怎么在乎:“你言下之意,本座成为你对手心中的挂碍,让你无法与之尽兴一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人人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夺舍了魔皇,我夺舍了魔皇最新章节,我夺舍了魔皇 126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场